渡口泊船,二十一及其他

日期:2019-08-15编辑作者:情感话题

昨晚我问古月,还记得两年前我们一起坐在九曲河畔的渡口,看山,看水,看渡船。他说当然记得,而且我们还向水里扔石子呢!

摆渡人

      蹒跚的走上了渡口的栈道,回头看看,一条无境的路从远方的夕阳下蜿蜒而来,不知道它有多么的长,或许它跨过了某一座巍巍峨峨的山;或许它经过某一潭粼粼波光水;或许它穿过了某一片郁郁葱葱的林;或许…尽然我随着它走过来,却不记得这路上有过什么,甚至不清楚我走了多久,可能是一会儿,又好像是永久。

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坐在图书馆,翻着手机相册……脑海里汹涌着一篇篇的回忆,心里依然悸动着那一份无忧无虑。

呵呵,跟古月从来都是那么亲切,没有任何无缘由的差异感。记得那是高中的最后一年,生日那天我没有照例宴请大家,而是死缠烂打地从权哥那里要来两张假条,和古月出校门去了。

并不宽险的沙颖河成于远古,源于豫经九曲百回汇入淮水,虽非天堑也终成阻隔,先民们用船连接了河南岸北。从此有了渡口,有了摆渡人,也有了摆渡这个职业。

      栈道边泊着一艘小船,没有平常渡船那样的抛绳,却静静的停在水面上,渡口的水也没有一点縠纹,日暮的光铺在水面、船上、四周、我的脸上、我的身上,在夕阳与水的交错中,映上了淡淡的光,我也因为这光,与这水、这船、这四周交融在了一起,让我定定的站在小船旁,目不转睛的盯着它;水和着船的静止,给了目光的错觉,仿佛这水是由琼光凝成,从未动分毫,这船是由水中生出,已扎根于水中。

我记得当时每个夏天

在那条饮食街,去了家陌生的菜馆,点了好几个菜,居然那么难吃!我们笑了。

沙颖河上有多少渡口不可考究,什么“桃花渡”“风铃渡”似乎与此河无缘,大都以很土的“埠口沿”冠以村名而称。摆渡人的称谓更是土的掉渣,以“撑船哩”相呼。

      不知何时的一阵风,摇着小船轻轻的晃动,摇曳的小船带着水,泛起了一层层波纹,向外的边缘泛着一点点红光,慢慢的,直到视界的边缘之外。

我都会去捉豆娘,最喜欢浅蓝色的

吃完饭,我们一路步行来到九曲溪边,坐在渡口的石阶上,兀自看着早春的这一切。不时划过一条去牛滩的渡船,臃肿残破的船身将河道中的水流挤上岸来,同时被推上岸的,还有在早春的水面上泛着的盈盈的光。船上的人们都穿着或红或蓝的救生衣,靠在船舷上挨排坐着,看我们在河岸上扔石头。石头在水上跳了几下,在离船不远的水面上不见了身影。

在星罗棋布的渡口中,印象最深的是西村“代寨埠口沿”。撑船的是一老汉,他渡过一九四二的饿殍,送过南下的军队,载过十里八村生意人,而孑然一身的孤苦似乎被他荡在了清冷的浆下,穷其一生做着摆渡的活计。打我记事时就知道这个撑船人叫厚义,黝黑的脸上镶着一双不大的眼睛,黑色粗布布扣衣,一双磨破后根剪口粗布鞋,腰间粗大的布腰带上别着一枝旱烟袋。

      风停了,小船开始缓缓的动了起来,我诧异的极目察望,可什么都没有,唯一的,只是由小船行驶而在水面上荡起的点点波痕,悄悄的向小船周围散开;极目与疑惑时,突然回头,望着渐渐变红、变暗的落日,仿佛明白了,在小船即要远离的时,全力的一跃,跳了上去,原本稳稳的小船晃了晃,然后又重新安静了下来;伸出手在水面划了划,见底的水泛着夕光,由我手划出的波痕和小船荡出的波痕相互冲撞,然后交融,在两波的交处,闪烁不停的光活泼的跳跃着,水底的泥仿佛也随着摆动似的。

都会去池塘捞鱼,在塘边划水

对面的玉蟾山突兀地盘踞在我们面前,山顶的亭子上,琉璃瓦泛着耀眼的金光。隔岸的农田被修整一新,田垄上的草被锄头铲去了,露出了新红的土壤。对岸竹兜里一只抽水机呼呼地叫着,把九曲的春水往农田里送。

天刚微明,贪早的生意人就把老汉从睡梦中喊醒,他扛起撑篙解开锚船的绳索,把第一波的过客送到对岸。不多时岸北的村庄里,就响起了清脆的叫卖声——“打豆腐喽”,此刻,河面上铺满了朝霞,升腾着的蒸气袅袅绕动,轻快的双棹荡起浪花,一天的摆渡生活也就此开始。

        终于安安静静的坐在小船上面,望着夜空深处的一滴星,我知道,此后,我会坐在这船上,随着日出日暮、昼夜交替的推动,缓缓走到只是自己的彼岸。

一玩就会玩到天黑才回家

菜籽花一撮一撮地开在田间地头,花丛非常繁茂,就这样烂漫而骄傲地开着,全然不管将来的命运。这时我看到了河畔的那排杨柳,新绿新绿的,分外可人。曾经想着那是个散心的好去处,肯定不是一个人吧!后来作罢了,就再没有去过。

午后,毒热的阳光晒烫了河水,丢下饭碗的小孩们结伴而至,在水中尽情地嘻闹着,此时过河的人少了,老汉难得地享受着树荫下的清凉,自然“野渡无人舟自横”。偶有不知趣的过客急于赶路,扯开嗓子“撑船哩,过河喽”,老汉“来了,来了”的应允中戴上草帽,将毛巾搭在黑黑的膀子上,弯腰解去了束船的绳索。

我记得清晨到那去

我想要是那天我开口,leader是会同意一同前往的,但我们所有人的未来都被高考紧紧地钳着,心思不敢有丝毫的摆动,于是那排垂杨只能在河岸独自梳理春风了。

不知不觉中已近傍晚,回归的人涌上渡船,立足未稳就摔开大口讲起江湖见闻,有骂奸滑的小贩,买东西不给够称的,有人说在城中见到了邻村的某人发了财,人“大”的连招呼都不打了,直言人心不古,有人见到了穿着暴露时尚女,概叹社会风气的败坏,有的开起腥荤笑话,惹得一阵笑骂。不知谁说了句,界首在河上修建的大桥即将竣工,这似乎触动了他的神经,一丝不安从脸上掠过,下意识的将还未吸尽的旱烟锅用力的磕向船舷。老汉太在乎这个了,他担心随着桥的增多,渡口有朝一曰将不复存在,失业也将是必然。是的,他十几岁就在渡口撑船,过客们有钱就扔几分,没钱说上几句好话,村邻熟人多以“泉粮”以充渡资,秋后由他手执布袋讨些粮食,多少无所谓,也许是这个活计不挣钱过于清苦,没有女人亲近而鳏居一生。如此孤苦却无怨无悔,毕竟一路的相伴一生的寄托,他在乎渡船在乎渡口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还会看到刚刚孵化出来蜻蜓

今天,但我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个人趴在桌上疏懒地翻着电工学的书。周围熙熙攘攘太嘈杂,我抬头看了看讲台上的郭大圣,像翻经书一样娴熟地用鼠标翻着幻灯片,我又扭头看了看坐在教室另一个角落的M君,也似乎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这就是高中我苦苦挣扎挣来的生活吗?我合上书,悄悄从后门溜出去了。

沙颖河并不温顺,夏季汛期泥浆般的洪水夹杂着折断树枝与青草咆哮着向东狂奔,翻腾着旋涡的水面让人发怵。这个时段的渡口是不摆渡的。特殊情况下,老汉也会拚上一把。记得一急症病人被抬至渡口,望着滔滔的河水一脸茫然,随口的一句:“我命该如此”的话,让老汉决意去冒险,解开锚绳将病人及家属稳稳接上渡船。用篙撑着渡船在近岸的缓流区向上逆行很长一段距离后,再把船头逆流而斜,双臂奋力地揺动双棹,一叶渡舟在激流中飘向斜对岸,凭着经验与技术总算有惊无险,平安的将病人送到了对岸。

还能看到小红鱼游在水面

人们总在忙碌着眼下的凡俗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也许才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美好未来,于是我们就在这样的侥幸里存活着,肆无忌惮地强暴自己每一天的生活,希望它能修成正果。

暑往寒来,冬季的沙颖河也会封薄冻,早晨的第一趟渡河是最辛苦的,先用篙打开一条航道,撑篙每一次的进出水总会有几滴冷水落入袖管,几趟来回袖管已凝成冰坨,老汉也并不理会依旧撑着渡船。冬季时光似乎短了些,夕阳过早的沉入河中,淡暗的暮色主宰了世界,渡送完最后的过客,老汉捡拾起投在船舱里的分分角角,坐在船舷上,抽出腰间的烟袋叭哒起来,一明—灭的烟火似乎要照亮上岸的路,照亮不远处的家。

我记得再之前

幸好,今天当我回忆高中时,记不起任何一个数学公式,记不起牛顿头上的那个苹果,只记得九曲的流水,还有那些忙里偷闲的快乐生活。

老汉的担心终于来了,界首的跨河大桥通车了,加之乡村代步工具的摩托化,原来繁忙的渡口渐渐冷清起来,本不爱说话的老汉变的越来越沉默。岁月老了,渡船也老了,不远处的纸店大桥的落成,终于宣布附近的渡口走到了尽头。一个下午渡船被无情的拉上了岸,他呆呆地望着相伴半生的木船,那种不舍的那种无奈似乎填满脸上的每一道沟壑,心中的彷徨与失落终于使他落下了难过的泪水,他猛抽了几下旱烟,将烟锅狠狠地磕向布鞋的底子……。是啊!船是他一生的寄托,是他生活的依靠,渡口没了将何以为生计,老汉陷入深深的迷茫。

河里还种着荷叶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渡口没了,“代寨埠口沿”也成了真正的埠口沿了,一切的一切都成过去,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

每年都会捡掉下来的花瓣夹在书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会吃那结不了多少果的莲蓬

图片 1

我记得西边靠墙的位置

种着无花果和甘蔗

进入秋天的时候会吃好多好多

我记得南墙那种着两棵枣树

每年在还没熟的时候

总会摘好几颗,青涩的也会感觉很甜

我记得小屋门前种着一棵梧桐树

在春与夏交接的时节

花的香味会洒满整个池塘

到了夏天

还会听到那上面的知了叫个不停

我记得有一排杨树

夏天钓鱼的时候刚好可以成在树荫下

飘柳絮的时候,会铺满整个河面

像是能在水面上烧起一把火

记得有一年下大雨

正是因为这排树

南面的墙倒了

图片 2

我记得好多个有暖阳的冬天

在冰面上砸窟窿钓鱼

在河岸上燃干草烤鱼

那香味让好多个冬天不曾有一丝寒意

我记得好多个下大雪的冬天

我在冰面上推雪人,滑冰船

那种快要飞起来的感觉

很久很久之后都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图片 3

我记得好多个有一丝春意的春天

塘边除了有嫩草还有野花

唯独那紫色的

每次我都会摘好多,插到瓶子里

我记得有那么个时节

鱼会在岸边产好多的卵

我趴在岸边

除了看到水中我的倒影

还有一个个卵中的黑色小眼睛

它们望着我

而我望着我的童年

图片 4

很久很久以前,这些都消失了。现在的我像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孩子,丢了自己的童年一样。说实话,我不想回到过去,是假的。

翻着一篇篇的回忆

我有多么想回到过去

我自己都不知道

但我知道也只能是想想

我现在只想贪婪的希望

我的这些记忆永远都不会消失

图片 5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渡口泊船,二十一及其他

关键词:

童年的老屋和老柿树,前年今日

前年今日,我回老家,房前屋后驻扎一山坳美秋。                     東皋柿紅 霜降前后,籽粒进仓柴草上垛,西...

详细>>

2017同学聚会感言,快乐与感触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美好日子里,一场温柔的秋雨过后,我们相约回到阔别数年的大学校园,一起去寻梦和追忆那曾经...

详细>>

雪花的快乐新普京棋牌,冬天最期待的事就是下

冬季的天总是哭丧了脸似的,阴沉沉的。         2018的第一场雪就在这静谧无声的黑夜里。悄无声息的来了。 今天...

详细>>

让我们忘记彼此曾给过的伤痛好吗,如果缘识

又是一季春去秋来的轮回,轻风依然浅笑,安唱岁月静好。摊开错落的曾经,滴墨在忧伤的雨季里铭刻曾经消散的温...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