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周,灭虫随想

日期:2019-07-31编辑作者:情感话题

胡椒蹭地从座位里跳出来,吓了我一跳。

    害怕虫子的请忽略!

人类以为毛毛虫就只是一些软绵绵的虫子而已,女人们见到虫子尖叫,男人们见到虫子踩死,可是对毛毛虫们来说,他们也有自己的世界。

近来不知是春天来了的原因还是怎的,宿舍里总是出现一种虫子,棕褐色的外壳,身长约一寸,飞起来发出翁嗡嗡的声响,很是烦人。于是宿舍的大家都化身为灭虫的汉子,跟虫子斗争起来。

“虫子,虫子……”她恐惧地叫着。

    来到非洲,成功练就了“屠夫”的本领,每天早晚都要屠杀一波虫子,即便如此,依然没有休息的日子。

有只名叫菲劳索菲的拗口名字的毛毛虫就喜欢琢磨一些看起来特别没用的东西,比如“毛毛虫的终极归宿”,他认为所有的毛毛虫都殊途同归会进入到鸟儿的身体里,只是具体实现流程不同罢了。有些毛毛虫直接就被鸟儿给吃掉了(有些毛毛虫怕死,于是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很鲜艳很不好吃或者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有毒从而让鸟儿觉得吃了自己会腹泻而放弃,但其实鸟儿的消化功能很好,这些小伎俩统统都被鸟儿无视了);有些毛毛虫是间接被鸟儿吃掉的,比如先被蜘蛛吃掉,然后蜘蛛又被鸟儿吃了…有毛毛虫质疑:可是还有一部分是自然死亡啊?菲劳索菲说:“自然死亡的就变成了大地的养料,长成了种子或者稻米,最后还是被鸟儿吃掉。”不管怎么说,这理论在毛毛虫的世界里还是流传开来。

室友菲菲习惯用书本之类的东西把虫子赶到地上再一脚踩死,然后十分嫌弃的去冲洗自己的拖鞋。阿英作为一个本地人,似乎习惯了众多的虫子,十分淡定地将其或踩死或打死。而我总是习惯手持一只鞋将虫子打死。

我站起来走到她的座位,一手支在她的电脑桌上,仔细看,终于看见了一只绿豆点大的蜘蛛。我只好奇,实验室里怎么会有蜘蛛,忍不住抬头望天花板看去。

    也算是大开眼界,看见虫子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的我如今几乎可以淡然处之。

人类以为毛毛虫都喜欢历经痛苦然后蜕变成蝴蝶翩翩飞舞。但是事实上,成为茧再蜕变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不是每一只毛毛虫都愿意去做。每一只毛毛虫都抗拒着成长,它们喜欢自己还是毛毛虫的样子。成长那么美,但也那么痛。成年后很快地交配产子,然后生命消逝,好像破茧而出的那一刻开始,时光流逝幅度就加快了一样。

虫子打多了,总是免不了与其他寝室的同学抱怨,一抱怨方知其他寝室也有相同的灭虫行动,更有同学已经上网搜索了相关信息,掌握了虫子的品种。经过一同学的百度,这虫子似乎是屎壳郎,但阿英作为一个本地人却不同意,说这里的屎壳郎并不是这个样子。而我根本没有这个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去仔细观察,所以至今不确定这虫子到底是个什么品种。

胡椒急了,说:“还不帮我踩死?!”

    记录下那些光辉的战绩:曾经用扫帚拍死两只超级大的蜘蛛,(一个在屋子里发现,一个在卫生间发现),一只蜈蚣,一只蝎子,更是踩死过十几只小蜘蛛。

不过,不是每一条毛毛虫的理想都是飞上天空。

直到前天整个宿舍都无法继续忍受虫子的侵袭,用寝费买了一瓶茉莉香味的杀虫剂,第二天上课时将杀虫剂喷满了宿舍。

我拿起那张A4纸,把蜘蛛甩到地上,踩了一脚没踩死,那蜘蛛小的够可以。又踩了两脚,胡椒过去看。

    我不怕甲壳虫,却最怕类似毛毛虫的那种圆咕噜的虫子,每次看见都要忍不住打一个大大的冷战。

有些毛毛虫爱看书

待中午上完课回寝室一看,地上满布着各种虫子的尸体,大多是小虫,还有几个偏大的。

然后她满意地对我说:“死了,谢谢!”

    奇怪,它又不咬我,但我就是怕它。

最后成了书虫

作为一个在南方读书的北方人,我自认已经由一个见到又大又黑的蜘蛛还会受到惊吓的女子,变成了一个相对比较淡定的人。然而见到满地的虫尸,还是不由得感到惊吓与些许的恶心。

人总有自己害怕的事情,对于胡椒来说,她所怕的只不过是虫子而已,即便再小的虫子,在胡椒面前,那种恐惧丝毫不会减少一分。如果胡椒不怕虫子了,我想这世上再没有她怕的事情了吧。

    有一次在门缝中发现一团黑色,近看才知道是自己最害怕的虫子,忍不住直跺脚。只好随便它几天,不去管它。

有些毛毛虫爱美

想一想平时这些小虫子埋藏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就是城市人啊,不,确准来说,是大城市人!人生,除了吃喝玩乐,哪有什么大事?除了虫子,能令胡椒头疼的事情已不多。

    它从来不动,我以为死了。终于鼓起勇气把门打开,它一掉落在地上竟活了过来,把我几乎吓哭了。它竟然喜欢睡在半中腰的门缝中。

最后成了蝴蝶

再仔细想一想,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往往都是这样,你以为你消灭了很多不利的因素,其实最让人担忧和恶心的东西常常隐藏得很好让你看不到找不着。

有一次胡椒从农村回来,这是她第一次去农村,她兴致冲冲地对我说:“知道我见到了什么?”

    朋友看到照片后告诉我它叫千足虫,当你触碰它时,它的肌肤会分泌出有毒物质。其实,我根本没有胆量去碰它。远远地看到,我都要打哆嗦。

有些毛毛虫爱光明

你和你认为的“敌人”撕逼了,觉得很解气,殊不知你认为的“朋友”在背后暗暗地和别人嚼你的舌根;你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完成工作或学习的任务,将策划和PPT一遍一遍地修改完善,殊不知你的小组“搭档”悄悄地把你的成果据为己有。

“what,见到?”我看也不看她一眼,作为自幼从农村长大人来说,农村的东西哪有我不知道的。

    几天之后,一只蜥蜴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一周,灭虫随想

关键词:

小花猫乐活生活,山东沂源

那是一个崇山环抱,竹海深处有人家的偏僻的小山村,七十年代我就出生在这个小山村,这里是湖南城步茅坪镇桐龙...

详细>>

新普京棋牌形容小草顽强的句子,何求美人折

编辑荐: 人活一世,拥有一颗恬淡闲逸的心那才是最重要的。平凡而普通的人或物,只为自己潇洒活一回,并不一定...

详细>>

新普京棋牌:没想到吃都吃不完,在尝试中不断

古往今来,有多少成功人士,他们不是在挫折中滚打摸爬中一路走来。爱迪生,历经十年,伴随着无数次的尝试,终...

详细>>

似锦油菜花,让油菜花这最美的瞬间留在我生命

油西蓝花平素都以最草根的,充盈着泥土和汗水的芬芳。多数骚人雅人吟咏高诵木白芍药的富贵者,莲之隐逸者,或...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