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清包子铺的故事,便是晴天

日期:2019-07-02编辑作者:情感话题

包子铺不大,普通的小商铺又往外延了近两米,显的狭窄而深遂,我找了一个靠中间的位置坐下,或许是天冷,食客寥寥,老板端上我点的包子后又退回到了雾气缭绕的厨房。饿了一夜,正欲狼吞虎咽一番店门吱呀一声开了,好像门槛上刚积的冰也被刮了下来,门帘一掀一位老太走了进来,她蹒跚了几步就在靠门口的位置坐下,目光盯着厨房却也不点包子,奇怪的是老板也不问。老太戴着一个灰色的针织帽,帽子外露的头发已经花白,脸冻的铁青,一件发旧的单衣下套着一件棉袄,显得臃肿,但衣袖有些短小,冻的发白的手不知所措的放在桌子上,时而又调整一下斜挎着的旅行包,包的款式是过时的,但和老人的穿着相比却时尚了不少,一条肥大的深灰色的哥弟面料的裤子,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安静整齐的贴着桌腿一动不动。老太的注意力一直在厨房,她深陷的眼窝里流露着黯然的目光,显得憔悴而落魄,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心生怜悯,却又气愤老板对老人冷淡的态度。“这个老太太又来了,天天来……”老板应该是和她的男人在对话,但声音洪亮,好像是说给老太听的,随后又说“今天没客人来,也没有剩下的,你去别家看看吧”老太坐着没动,目光怯懦的盯着老板,干裂的嘴唇欲言又止。忽然我明白了,看着笼屉里支筷未动的包子我起身走了。

早就听说“夫妻包子铺”的老板不仅手艺好心眼儿尤其好,可总觉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星期日我没吃上早点,就打算坐公交去夫妻包子铺吃包子,顺路看看传说中的好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进了包子铺,看见四张桌子闲着三张,只有一张桌子边上相对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农民打扮的人,男的正在吸溜吸溜地喝粥和不时咬手上的包子,女的好像不饿,不怎么吃,还很蔫吧。
  也许看那个人吃的太香,勾起了我的食欲,我迫不及待地捡一张桌子坐下。
  吧台那边一个中年女人朝我这边走来,问我:“您好,想吃什么馅儿的包子?”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那个吃兴正浓的人,说:“就吃他们那样的吧,两个包子,一碗粥。”
  我交了钱,中年女人边退回吧台,边朝后厨轻喊:“老伴儿,给来两个猪肉芹菜馅儿包子、一碗粥。”
  随着一声“好咧”的答应,一个微胖的穿着干净白厨衣戴着同样白的厨师帽的中年男人,端着一个托盘朝我走来,想到店名,再联系这俩人,断定就是店铺主人夫妇了。
  我刚开吃,而那两个人可能吃的差不多了。只听那两个人中的男的忽然朝吧台那边问:“老板,我着急领老婆去看病,你们家这儿有没有公交车去医院的?”
  吧台边的中年女人脱口说:“有啊,你出门往......”
  可没等她说完,正往后厨走的老板立即停下脚步,向中年女人眨巴一下眼睛并打断她说:“孩子他妈,看你这记性,咱附近公交车取消了。”
  那女人瞪眼看着老板欲言又止。
  我也忍不住停下咀嚼,半张着嘴看着那个瞪着眼睛说胡话的老板了:本地人谁不知道附近有公交的事实啊?我立刻忘记包子的好吃,对传说他人好的话很反感。
  正在我心情复杂地想是否要拆穿老板的谎言时,只听老板对那男人说:“我看你媳妇儿病很重的,你们就趁早打出租算了,八块钱直接送到医院门口儿。”
  那两口子显得很心疼钱,却又无可奈何地起身拎着鼓鼓囊囊的一个包,离开了。
  当包子铺的门终于“咣当”地一下关上时,女人立刻问老板道:”你看那两个农村人多可怜,你为什么要骗他们去多花钱坐出租车呀?“
  我假装低头吃包子,却认真等着我更希望听到的老板的回答。
  老板说:“是的,我撒谎了。”
  女人看了看我,才低声咕哝说:“跟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今天才发现你的不善良,哼。”
  老板说:“呵呵,别着急下结论,你没听说他们是去看病的吗?看他们的打扮,日子过的应该不怎么富裕,病要是轻来轻去的也不会来市里检查。他们肯定带了不少现金。昨天我听顾客说最近公交车有一个盗窃团伙正频繁活动呢,他们要是坐公交,实在不安全。万一钱丢了,他们可怎么办?坐出租车是贵了点儿,可他们的人财物能保证百分之百安全。”
  女人这才转失望为笑。
  而我想着“夫妻包子铺老板人好”的话,终于服气了。

        周清,一个大学本科生,大学期间在网上找过各种兼职,于是累积了各种检验。总于大学毕业到了实习期,于是他就每天在外奔波寻找着自己想去的公司,虽然他有着大量的就业经验,但是却没有一个公司要它,就连他抱着试一试的希望把简历投到他所不喜欢的公司,但也被无情 的拒绝了。  

马银生,出生于1968年,山东汶上人。忙时种地,闲时看书,偶尔写写字。汶上作协会员,常有文字发表于多家报刊电台。

对于老太,我想她一定是饿了,不管何种原因,她都是处于弱势的。外面的风柔和多了,太阳正冉冉升起。

第二天周清按时来工作,看着稀稀疏疏的人群心中有点失落,但他马上就高兴了起来。因为他在大学学的就是关于经商的专业,于是他就在网上建了一个店铺,并做了广告和宣传。由于价格实惠,人们也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来这买包子,结果获得大家的一致好评,周清很开心。接着他又在网上联系了面粉厂老板,肉铺老板,由于想追求业绩,周清有联系了各种馅料的老板,并在人口密集的地方贴了招聘公告。

那年春天,我才20岁,因不甘于沉默的生活,我怀着一颗年轻跳动的心踏上了去北国打工的征程。

数九寒冬的包头,虽有暖阳高照但也敌不过凛冽的寒风。下夜班的早晨早早就饿了,老惦记着包头乐园北门那家总路过却还未去品尝过的包子铺,对我来说,在这寒冷而又乏累的清晨能喝一碗香甜的小米粥再来一笼鲜美的灌汤包就是最好的慰藉。

就在他灰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无缘无故走进了一条小巷,等他回过神来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家店上面写着“包子铺”,周清看看四周也没别的人家了正好自己肚子饿了,于是他就走了进去。

说实话,我一般早晨吃饭较少,但碍于老王的好意,便吃了两个热包子,又喝了一碗辣汤。剩下的包子,老王从桌上拿了个方便袋打包带回到学校,说等中午再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陆陆续续的店里的员工多了起来,业绩也都上去了。可是那位年轻的老板总是板着张脸,感觉很不开心,但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老板沮丧的表情,都为包子铺的业绩所高兴。规模越做越大。

老王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却给我说了这样一件事。

由于业绩下降周清不得不放弃了对其他原料供应商的订单,规模也被迫变成了当初的那个小小的包子铺。周清失落的坐在店铺前的石头櫈上,一个将近70多岁的老奶奶走了过来,诡异的对周清笑着,嘴巴默默地念叨着:跟我当初的经历一样啊,年轻人!周清好像也明白了什么......

一碗汤的温暖

店铺内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正在揉着面,周清看着这个少女心中很是纳闷:明明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揉面怎么会这么有劲。由于太饿了,他也就不深究了 。就叫这个店老板上了5个包子,这次又让她很奇怪,他看着桌子上满满的包子想着:这包子明明很好吃为什么就没人来买呢。于是他就问那个老板,结果那位老板是个聋哑人,连跟客人交流都不需要,只要有人进店他就上包子。客人也会自觉的把包子钱放在桌子上。看着这个弱小的女孩子,周清萌生了一种想帮助他的冲动,于是他就写了一张“我现在这工作”得纸条给了这位女孩,这位女孩子也好像听懂了,接连点着头。

包子铺的大姐是农村来的,前几年她的丈夫患病离开了人世。她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很困难,为了照顾在这所学校上学的两个孩子,才在这里开了这个包子铺。刚开始时生意不算好,后来大家知道了她经历的事情,附近的人们便自发的到她的铺里吃早餐,有时还会多买几个包子,甚至只是来喝一碗汤,也算是对她的一点帮助吧。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一天早晨周清按时来店里上班,可是都快到中午了,一个员工都没有来就连起的最早的老板也没有来。到了下午可还是没有一个人,他以为走错了位置,就出门看了下店铺,结果那个近三个月没换的“包子铺”的匾却变成了“周清包子铺”,周清以为走错了地方可一看门牌,却还是以前的门牌。就这样热热闹闹业绩飞升的包子铺又变成了一个人的店铺。

原来是这样,我不仅想起了自已的经历,心中更是多了一份感动。从那天起,我和老王约定,每天的早餐一定去她的小铺,而且每次喝上一碗辣汤,心里都会觉得有种特别的温暖。(马银生)

包子铺的老板是位农村妇女,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样子,看到我们到来便赶紧擦桌子,并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说再等几分钟包子就可以就出笼。

一碗热汤,十个包子,在当时不仅让我填饱了肠胃,而且一直温暖了我这些年。以后的日孑里,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告诫自己,不管碰到谁有困难,都要尽自已的力量帮一把。

前几年,为了照顾年迈的母亲,我没再出远门打工,而是在离家不远的县城一所中学找了份工作。

“20个?吃不了”我说。

我有些不解,吃不了还要这么多,难到老王偏爱吃包子,还是怕我谦虚真不够吃?

我当时很感动,嘴里不住地向大姐表示感谢,可大姐却笑着说,没什么,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呢!

作者简介:

“先端两碗辣汤。”老王说,“再盛20个蒸包。”

火车到达尚志站,下车后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不知何时弄丢了。那时,东北的天气还很冷。阴沉沉的天空飘洒着小雨还夹杂着零零星星的雪花,让人有一种刺骨的寒意,而且当时肚子里是又渴又饿。

“吃不了打包。”老王很随意地回答。

图片 1

车站的对过有个小吃铺,门口坐着一位中年妇女。我想讨碗水喝,于是便走进那座小屋,并向开铺的大姐说明了情况。不料那位大姐站起身走到屋里,一会儿端出了一碗热汤和十个包子,并说不要钱。

学校门口的对过也有个包子铺,上班第一天同事老王说:“还没吃早饭吧?走,我请你吃包子!”看我迟疑,又说:“这家的包子特好吃,皮薄,馅香,价格便宜。”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清包子铺的故事,便是晴天

关键词:

小说尘曲读后感四篇,一路情深

又到了回学校的时候了,走在路上,觉得心中多了一分期待,很想回到这里,也很想一直呆在家里,而在路上的时候...

详细>>

说说亲戚那点事儿,推销自己

如今,人们成了市场经济的弄潮儿,整天打拼奔波在外,无暇顾及了传统的风俗,走亲访友,几乎也就是一种奢望了...

详细>>

我不负你,写给你的颠沛流离

为什么我们相爱,你问了好久……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山无棱,天地合,不敢与君绝。...

详细>>

你想到了什么,遗情处有诗章【新普京棋牌】

家乡的春已是如期而至了,几片云的晴空,正面照来的阳光,是你留不住的温暖。 (一) 高晓松说诗与远方,愈是温...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