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还是和这个,爱上一阵风

日期:2019-11-05编辑作者:情感话题

花儿枯萎的梦想有所依赖的重生风儿痴狂世俗里摇摆的愚弄坠落成疾彼此邂逅的疗伤痊愈忘忧去病情传染给了你细浪中排斥 自我应答的免疫缥缈里 风儿吹走的希望

谁曾嗅到风儿的味道

图片 1 一、
  八月中秋,风家二姑娘风儿定婚了,男方是刘队长家的二小子刘全,风儿没有姐姐风叶泼辣,生性胆小听话,但却比姐姐长得俊俏,瓜子脸,高挑个,在村子里是数得着的好女子。
  风儿爸妈给风儿选的未婚夫刘全,也是长得不错的小伙子,浓眉大眼,身材魁梧,只是有些腼腆,见了陌生人还没开口说话脸就先红,高中毕业就外出打工,街面上的人情世故也不是很懂,他和风儿的事全靠双方父母做主。
  吃了定婚酒一个月,刘家就来商量接媳妇,爸妈告诉了风儿早做准备,风儿却吞吞吐吐说想退婚。爸说:“刘全咋了?长得也不赖,人又实诚,在外面肯定不会花里胡哨,嫁了他多放心啊!换了你姐夫那样一肚花花肠子的货,你能管得住?再说,刘全爸好赖是队长,虽说不兴生产队了,但大小也是个官,碗里多少总会多些油水的,庄稼人不图吃饱穿暖,能图啥?”
  刘全爸是不是队长风儿不稀罕,但关于姐夫的事风儿也是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的,但风儿不相信是真的,因为她看到姐夫对姐姐孩子还是蛮好的,每次回家都给姐姐和孩子买吃穿,和姐姐也有说有笑的,根本看不出有二心,但有次姐姐把姐夫的脸抓得稀烂风儿也是知道的,姐姐可真下得了手,换了风儿不会也不敢。
  刘全模样不赖,但两个人在一起少言寡语的,多少有些让风儿感觉生分,就这样嫁了,风儿不开心,懦弱的风儿终究扛不过父母姐姐的车轮唇舌战,婚礼的日子定在腊月底。
  冬日里的一场大雪妆白了整个世界,风儿风风光光地出嫁了,新房的门楣上贴着“天作之合”,看热闹的乡亲也都称赞新郎新娘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整个婚礼风儿都拘谨得绷着脸,而刘全因为被一帮嫂子打趣脸显得更红些,整整一天,婚礼的两个主角就像是被围猎的小鹿一样惊慌。
  晚上,满屋子闹房的人陆陆续续走了,新房里只剩下风儿和刘全俩,房间突然静了下来,静得可怕,坐在床沿的风儿忐忑地瞅了瞅在一旁直搓手的刘全,刘全的脸又腾地红了,“咳、咳”,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刘全干咳了两下,朝着窗户说话给风儿:“咱……咱歇吧?”
  风儿被婚礼喜宴折腾了一天早困了,胡乱脱了外衣钻进了靠里面的被窝,刘全看风儿躺下也开始脱衣服,并顺手关上了昏黄的灯……
  黑暗中,风儿紧张又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会发生什么呢?事实上风儿也是懵懵懂懂,风儿,一个从小被教化非礼勿视的纯静女子,此刻,就像窖藏多年的女儿红,内心浓情,外表却又声色不动。
  近了,风儿都能感觉到刘全的喘息声,悉悉嗦嗦中,一只大手伸过来,风儿触电一样本能地推了一把,那只手犹豫了片刻,又伸过来,风儿紧张地抗拒,心,砰砰直跳,推搡中那只手很无趣地缩了回去,不大一会儿,竟传来一阵轻微的鼾声。
  等风儿再次睁开眼睛,天已大亮,新房里也只剩下风儿一个人,风儿起身来到窗前,隐隐听见婆婆的训责声,风儿一动不动侧耳偷听,过了一会儿,看见刘全从婆婆房间出来,但并没有往新房这边来,而是转身进了厨房,风儿顿时既羞愤又委屈,眼泪止不住在眼睛里打转。
  吃饭了,婆婆喊风儿,风儿去厨房盛饭,刚好和刘全打了一个照面,刘全的脸刷地一下红了,话也不说就过去了,撇下风儿好不尴尬。
  冬天的白天很短,天很快又黑了,干冷的冬夜,只有坐在被窝才有点暖意,刘全还在厨房温刷锅水饮牛,风儿就没有等刘全先回屋了。
  正当风儿在被窝里坐得有些困意想睡时,刘全推门进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浓的酒味儿,冲得风儿有些晕眩,刘全的脸更红了。
  女儿红的窖封再次受到侵犯,今晚的风儿只是象征性地不加用力拒绝了一下,随后就扯上棉被盖住了红彤彤的脸,在羞涩痛苦的低泣中紧张地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转变……
  一连几晚,风儿都把自己裹在棉被里,身体的不适让她有点怕,而刘全,也为风儿因他受伤而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风儿也在一天天成长,在嗔怨刘全不懂怜香惜玉的同时,风儿也为自己的盲知娇气好笑,也许,女人都要过这一关吧,不然咋会生娃娃?想到生娃娃,风儿又想起那晚自己和刘全的囧态,顿时脸羞得红到了耳朵根儿……
  被开封的女儿红醇香四处漫开,品尝了一口更是香气诱人,风儿不再恐惧长长的黑夜,甚至莫名的希望白天能再短点、再短点……
  日子在不咸不淡地过,开春了,刘全又要外出打工,风儿有些依依不舍,好在再有三个月就要收割麦子,刘全也就又可以回来了。
  几天后,刘全和村里几个年轻人一起去了车站,刘全没有让风儿送他,风儿怕被人嘲笑,也没敢说去,后来听说年前一起结婚的两个新媳妇都去送丈夫了,风儿很后悔。
  刘全走了,婆婆一直悄悄关注着风儿是否再来月信,风儿也希望自己的肚子鼓起来,能和那些小媳妇们一样扬眉吐气地在人前炫耀,但是没有,当那个让她晕炫的颜色准时出现时,风儿有点失望。
  婆婆带着风儿种棉花,花籽在缸里泡了着好催芽,婆婆一边捞花籽一边和风儿说话:“风儿啊,做女人不易呢,全儿脸皮薄,随他爹,当年我嫁过来他爹仨月也没和我说几句话,可咱是女人家,要靠男人过日子的呀,全他姥姥数落我,做了人家的媳妇就甭论高低,学会哄男人,抓住男人的心,红红火火过一家人才是本事嘞。”风儿只管红着脸听不说话。
  春天像偷了东西的贼一样很快溜走了,麦浪才刚刚泛黄,刘全他们就都回来了,风儿在大门口接过了刘全的行李:回来了?刘全腼腆地笑了笑,嗯了一声算是做了回答,出去了两个多月,回到家衣服被褥都要拆洗一遍的,以前没结婚的毛小子,这些事都是当妈的做,结了婚就要交给媳妇干了,风儿洗得很认真,下午又把晒干的被子缝合在一起,忙了整整一天。
  初夏的夜已开始热了,发酵已久的女儿红在沸腾,风儿的体内也异常燥热,耳朵发烫脸色泛起红晕,她挡住了刘全准备关灯的手,期待着和她的他一起畅饮女儿红…
  风儿迷离地闭上了眼睛,晕了、醉了,醉了、晕了,幻觉中轻飘飘像是踏上了云朵,一阵无比的惬意肆意袭来,风儿情不自禁从鼻腔里发轻微的嘤咛……
  “你干啥!”刘全的一声低喝,在风儿听来不亚于晴天霹雳!风儿一个激灵惊恐地睁开眼,发现刘全正凶狠狠地瞪着她,气急败坏冲她吼:“啥时候跟谁学得这么浪?贱货!”
  风儿吓傻了,脸像被狠狠地搧了一巴掌,红一阵白一阵,不知所措地呆在那儿,过了一会儿,猛地扯过一条单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身体不停地颤抖、抽搐着,屈辱的泪水奔涌而出……
  夏天的夜已经很短,但风儿却总恨夜太长,经历了那个噩梦般的夜,风儿变得更沉默了,常常是面对刘全无所适从,风儿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刘全的喝叱让她羞愤得无地自容,她想到了离婚,但挣扎了一夜鼓起的勇气,到了天亮却又像气球被扎了个洞,瘪了!
  婆家娘家都在忙着自家的农活,谁也没功夫理会风儿遭受了什么,在想些什么,直到接连几天的晨吐,婆婆告诉风儿,她很有可能是有喜了…
  风儿懵了!
  二、
  风儿怀孕了,要做妈妈了,母性的光辉让风儿变得更柔软,柔软得忘记了让她不快乐的夜晚。
  要做父亲了,刘全收拾行李又要出发了,他要为他的孩子吃穿打算。等刘全再次回到家时,风儿已接近临盆,几天后,一个胖乎乎的女婴降生了。
  小小的新生命让初为人父的刘全欢喜不已,但刘全母亲却因不是孙子而对风儿不管不问,刘全也不敢和母亲辩解,只好笨拙地伺候着风儿母女。
  不久,风儿实在不堪忍受婆婆的冷眼坚持分开单过,婆婆逮着机会劈头盖脸骂了刘全一顿,扔给他一口锅,刘全和风儿开始另起锅灶。
  分开锅三年穷,日子虽然清贫,但因为有了女儿,风儿也渐渐有了笑脸,唯一让风儿郁闷的还是夜里面对刘全的尴尬和难堪。
  日子在磕磕绊绊中打发,贫贱夫妻百事哀,风儿和刘全常常因一点琐事争吵,有时会把女儿吓得哇哇大哭,风儿心疼女儿,抱着孩子躲在没人处抹眼泪……
  冷锅冷灶冷战,风儿想带着女儿住在娘家,但刚一开口,母亲就责备风儿:“过日子,谁家灶火还不冒冒烟?舌头和牙齿还有打架的时候呢,两口子谁还不拌个嘴?孩子都有了,哪能动不动就说离婚?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你还当这是过家家啊!”风儿心里憋屈,对母亲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恰在这时,风儿发现自己又有了。
  婆婆听说风儿害喜,忙不迭地烧香磕头问菩萨,完了脸笑得花一样对刘全说:“带把的,这次是个带把的!”刘全听了也马上卑微地给风儿陪着笑脸。
  风儿对刘全娘俩的嘴脸心生厌恶,扬言要去打胎,刘全脑羞成怒:“你敢打掉孩子我就杀了你!”
  风儿惊愕,虽然她知道平时连鸡都不敢杀的刘全断然不敢真的把自己怎么着,但一个“杀”字,足以凉透了风儿的心,风儿想到了一了百了,但看看身边还不懂事的女儿,心软了……
  家里又添了一双筷子,日子更拮据了,女儿到了上学的年龄学费却凑不够,晚饭后,风儿让刘全出去借,因四处找不着活干,刘全很不耐烦转身走开:“你生的女儿你去想办法,我不管!”
  风儿无奈,抱着儿子扯着女儿出了门,问了几个本家嫂子,刚听风儿说孩子上学,还没等说借钱就都说家里也没钱,一分钱也没有,风儿再也张不开口了。
  在回去的半路上,风儿碰见了村支书,风儿听人说过这个五十多岁的支书和妇女主任的闲话,本想不吭声走过去,但支书却迎面叫住了风儿:“表弟妹这是去干啥呀!”因为婆婆和支书两家有点驴尾巴掉棒槌的拐弯亲戚,刘全和支书就成了老表,所以支书叫风儿弟妹。
  也正是风儿有了难处,见支书主动打招呼就随口说了句:“孩子上学去借钱。”
  支书听了忙说:“孩子上学是大事,没借来?走,上我家拿!”风儿犹豫了一下,跟着支书去了。
  风儿随支书到了门口停下了:“俺就在这等吧!”
  “来屋嘛,外面瞎灯灭火的,来屋给孩们切块瓜吃。”盛情难却,风儿抱着儿子拘谨地跨过门槛立在那里。
  支书从里屋出来,拿着三十块钱递过来,风儿忙伸手去接,不料支书却避开风儿的手把钱塞往风儿怀里,并顺手在风儿鼓鼓的胸前摸了一把,风儿惊恐地往旁边躲避,把儿子紧紧抱在胸前,扯着女儿被鬼追一样逃回了家。
  惊魂未定的风儿见了刘全不由得大哭,等问明白了缘由后,刘全暴跳如雷:“谁让你去他家借钱的?啊!穿得又那么薄,我看你是存心让人占便宜!”风儿不哭了,冷冷地看着刘全,那眼神冷得让刘全打颤……
  风儿决意离婚,不然就要寻死,刘全垂头丧气了几天,看着没有挽回的余地,无奈只好同意。家里本来就没什么财产也省得分了,两个孩子,两岁的儿子是刘家的根,婆婆要留下来,说好女儿跟着风儿。这天午后,风儿开始收拾她和女儿的衣服,顺便还想给儿子赶两身过冬的棉衣。
  风儿手里做着活心里却乱成一团麻,一不留神针扎在手上,拇指立马冒出一个小血球,风儿把手指放嘴里吮了吮,想要静下心接着做,却听到门外一片噪杂声……
  耳朵里太满,干脆出去清静清静,风儿走到门口却发现被一群人堵得严严的,对门和顺媳妇和婆婆在撕扯不休,旁边站着和顺七岁的女儿丫头在抹眼泪,一圈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议论着……
  和顺媳妇不是丫头的亲妈,丫头的妈生丫头难产死了,就在去年,和顺外出打工带回来一个拖油瓶的女人,于是两家和一家凑合着过日子,那女的儿子比丫头小一岁,但比丫头高出了半个头。
  村里人喜欢端着饭碗在街边上聚在一起吃,中午,和顺和他的女人孩子也出来了,那女人手巧,捏的饺子都带花边,惹得男人们都眼红和顺有福气。丫头也端着碗出来了,但碗里不是饺子却是面条,这下谁都不再说话,都匆匆埋下头吃饭,时间长了,大家都见惯不怪了。就在刚刚不久,住在和顺前院的和顺妈听见丫头在家一直不停地哭,趴墙头一看,把和顺妈的肺都快气炸了!院子里,丫头贴墙站着,两只脚面上放了一块砖,砖上站着和顺女人带来的野小子,两只手还在扯丫头的小辫……
  和顺妈不干了,叫骂着冲进和顺家,救下丫头的同时顺手给了那个野种脸上来了两个五指山,和顺女人马上从屋里蹦出来和婆婆干上了……
  丫头的哭声,和顺女人的嚣叫声,和顺妈的责骂声像一盆浆糊一样浇注在风儿的脑袋里……
  刘全也听说了丫头的事,只是对着房顶不住地唉声叹气,看着风儿忙完这件又忙那件,试探着在风儿身后自言自语:“孩子这么小,要不等她们长大点再……”
  风儿冷冰冰地,根本就不搭话,自顾忙着手里的事,风儿找出一块木板帮在小床里面,又抱过一床棉被,婚,暂且不离了,但她要和刘全井水、河水再不相犯!
  风儿躲开了,刘全一个人冷冷清清守着一个房间,心里涌出阵阵失落,特别是干了一天的活躺在床上,浑身的疲惫更是无处消除……

“赵毅,我说分手你就同意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风儿抓着自己的头发,将头深埋在两手之间,眼泪不停地流。已经四天了,她还是不愿相信,自己居然和赵毅分手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沉醉的清晨静谧悄然

“二手男人我也要”

闭上眼眸

风儿在一家酒店做销售。赵毅是安徽人。三年前,赵毅在风儿刚刚和前一个男友分手时出现。那时,赵毅受公司委派,到风儿在的这个城市开分公司,而把公司地址选在风儿在的酒店,就是为了可以天天见到风儿。

风儿又轻又柔地穿过手指

风儿那时心情很差,对赵毅的接近一直没有好脸色。可赵毅的耐心超出了风儿的想象。一次风儿和朋友出去玩喝醉了,回到酒店时遇到刚办完事回来的赵毅。赵毅硬是把她从一楼背到8楼,就因为风儿说:赵毅,你要真喜欢我的话,就把我背回宿舍去!当然,后果是赵毅浑身疼了好几天。

空气里弥漫着发丝的清香

不知是感动还是内疚,那之后,风儿不再抗拒赵毅的接近。只是风儿的心情仍旧不好,加上饮食不规律,身体更加消瘦,嘴唇几乎看不出血色,整个人看上去似乎一碰就会倒。

漫步在花园的小道里

一天,几个朋友去洗桑拿,赵毅一直担心风儿出事。正在提心吊胆的时候,听到服务员在叫“有个小姐晕倒了!”时,他不顾一切冲进女宾部,赵毅全然不管其他人的惊叫和责问,把倒在地上的风儿扶起来细心呵护,送回了家。

风儿吻了吻我

一到年底,感冒就会如期找上风儿。以往她总是忘记吃药,要拖上好长时间才能痊愈。而现在,赵毅把每天要吃的药按次数分成小包交给风儿,遇到两人都不外出的日子,他就倒好水,拿着药送到风儿口边,亲眼看着风儿吃下才罢休。有时他出差,一天要打十几个电话。有次赵毅到深圳时风儿烫伤了手,他知道后,10分钟一个电话,问风儿敷药没有,还疼不疼,千万不要感染等,让风儿好笑又感动。

我像早晨一朵朵未开放的花苞

就为这,风儿无法再拒绝赵毅的靠近,虽然赵毅比她大7岁,还离过婚。

在春风的拥抱中

如父如兄的男友

悄悄地打开心房

赵毅在工作上给了风儿不少帮助。每当风儿遇到难题,他总是合情合理地帮风儿分析,找出解决办法,有时还亲自上阵。一次,有个大客户从外地来,酒店一时抽不出车子接待,赵毅直接帮风儿找了一辆红旗车,让风儿成功签下了合作协议。可以说,没有赵毅的鼓励帮助,风儿没法取得那可观的工作业绩。

风儿惊醒了沉默在心底的梦幻

爱屋及乌,赵毅对风儿的家人也非常好。前年春节,两人打算回风儿的老家过年,可风儿居然忘了提前买票,临走前一天才急急忙忙想下单,却根本买不到了。赵毅听说后,让风儿别急,安心上班,一切有他。下午3、4点钟,风儿听到赵毅在楼下叫她的名字,探头一看,他站在一辆新车旁边,要风儿快请假,按原计划回家。天!赵毅竟然跑去买了一辆车!

我将爱上一阵风儿

风儿是出名的路盲。以前回家都是坐班车,从不操心路怎么走,现在赵毅开车,又是外地来的,风儿当向导似乎理所应当。可一路上赵毅根本没问过风儿一句路该怎么走,每到一个路口,赵毅都会嘱咐风儿耐心等一会儿,他去问路。

我追逐着

风儿感到很庆幸,家人也为她高兴:终于遇到一个可以包容风儿坏脾气的男友了!

用我短暂的生命爱上一阵风儿

“打飞的”千里相聚

温柔的春天

好景不长。正当风儿习惯了赵毅的照顾,两人关系越来越亲密的时候,赵毅却因为工作必须到内蒙去。他告诉风儿,两年后就回来,那时我们就可以建一个小家。这话让风儿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也冲淡相隔千里的相思之苦。

俯身给我了一个微笑

几个月后,不满足仅仅在电话里互诉衷肠,赵毅借到北京办事的时机,与风儿相约在北京见面。风儿兴奋不已,特意和同事换了班。飞机上,她开始幻想两人见面的细节。“他知道我最喜欢百合花,会不会带一大把百合来接我?就算不带花,也一定笑着站在那里张开双臂等着我冲过去……嗯,他会不会当着很多人的面吻我……”想着想着,风儿的脸有些发烫。

远去了

走出机场,怎么没见他?不会是忘了吧?还是出了什么事?风儿有些焦急。就在她打算自己去酒店时,在一个拐角看到了赵毅。他脸色苍白,眼睛发红,衣服也是皱的,整个人有气无力地靠在那里。这与风儿的想象差得太大了!

风儿带上了我的梦想

赵毅说,头天晚上和同事朋友在一起喝多了,但还是赶来接风儿。风儿生着闷气,没有太理会他。

它溜过如袅袅炊烟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点后,风儿就要买回去的机票,赵毅再三劝说她都不听。这一场千里相会不欢而散。

可是

4个月后,赵毅到福州办事,再次叫风儿去和他见面。两人都没有想到,为这次见面,赵毅病了半年多,花了7万多医药费。

我为了追逐一阵风儿

原来,办好事后,赵毅到合肥去看他二姐。由于天冷,烧火取暖时不慎煤气中毒。但那时风儿已经出发了,赵毅没有告诉她自己中毒的事,乘车几百公里到福州机场去接风儿。风儿见他浑身在冒虚汗,问他是不是病了,他却说没事。

不停地奔波

本来打算到福州碰头后,两人一起玩北京、内蒙,然后赵毅送风儿到北京后,风儿自己回去。但赵毅身体状况实在不行,最后哪也没去,一直呆在福州。风儿让赵毅到医院看病,赵毅却说见一次面不容易,他要好好陪风儿。可风儿心里还是有疙瘩:好好的旅游计划全泡汤了!整整一个星期,两人都呆在酒店里,本打算去看海,最后也没精神去了。风儿一会说要回家,一会儿又无名火起。

不停地喘息

风儿一到家,就接到了赵毅的电话。他问风儿,难得来看我,却老不高兴。为什么?风儿无言。长时间的分离,风儿已赵毅有了太多不满。或许,是自己太任性了?

有谁愿意成为风儿下柔软的花瓣

后来,风儿才知道,由于赵毅没有及时就医,时间拖得太长,煤气中毒引起的后遗症花了半年才治好,医药费足足花了七万多。

为生命找寻一个存在的理由

竟然和他分手了

图片 2

第二年中秋节,风儿特地到内蒙去看赵毅。这是风儿第一次到内蒙,但赵毅却忙着给客户送节礼,只有晚上两人才能相见。可以说风儿一个人在内蒙呆了一个星期。

赵毅和风儿都非常珍惜对方。当初赵毅过两年回去和风儿长相守,但老总不让赵毅离开,赵毅对这份工作也很热爱。风儿想,是不是自己到内蒙得了。可是,自己这份工作做到今天这个成绩不容易,家人也在全都在这里啊。而且,分开那么长时间,风儿和赵毅两人都互相怀疑对方另外有人。

最后,风儿沉不住气先向赵毅提出分手。通了两个小时电话,两人也整整哭了两个小时。4年的感情,他们早已将对方刻在了彼此心里。明明两人都彼此深爱对方,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当年年底,风儿过生日时,赵毅回来了。那一天,风儿的同学朋友来得很多,一个男生拉着风儿的手陪她去洗手间,而这个男生以前追求过风儿。那天,赵毅喝了不少酒,一晚上在闹,不停地说,风儿,风儿,你为什么一次次伤我的心?……

也许真的爱得越深伤得越重,活得越累。赵毅和风儿终于坐在一起谈两人的事,两人都哭得非常伤心。风儿让赵毅把他的东西从自己家全拿走,赵毅拎着东西出门时,风儿冲上去紧紧抱住他,泪水不断从眼中涌出来,赵毅也抱住风儿不放。终于,赵毅松开了手,说,保重。

这是赵毅和风儿最后一次见面。

笔者手记:一位离了婚的名人对他的孩子解释离婚原因时说,你的父亲是好人,你的母亲也是好人,但是,两个好人之间,不一定便能在一起生活。或许,我们也可以说,两个人即使相爱,也不一定能在一起生活?

佛说,前世的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两个人要修多少年才能牵手?婚姻不是爱情的终结,也不是爱情的归宿。生活是点点滴滴的琐事,决不仅仅只是爱情。

一对男女要携手走进婚姻,仅仅只有爱是不够的。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我还是和这个,爱上一阵风

关键词:

两只蝴蝶,远走高飞

咱俩是多只蝴蝶欢乐地飞在协同大家只但是是一面之识对您的回想却很深笔者领会笔者冰雪聪明充满着智慧眼珠子转...

详细>>

缺失一角的心,不为流沙数年华

今夜忽然全身冰凉,感觉世界黯淡无光,头疼,眼睛疼,心也疼,想你,念叨你,呼唤你,之前你就说过你的疾病,...

详细>>

两只蝴蝶,5万装出小豪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爱是我们人生最有生命力的底色,用爱经...

详细>>

那个女孩,那天十七岁新普京棋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