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串串馆的邂逅【新普京棋牌】

日期:2019-11-01编辑作者:情感话题

所有故事的开始都酝酿着结局但每一个不一定都充满甜蜜我不会悲伤悲伤你的匆忙因为这雪融的河里都是你爱的向往

一切未经允许,未作安排
突如其来到,突如其来去
我莫名其妙安静
退出来描了自己

后来雪融没事就去找阿优,像个小狗讨主人欢喜一样,见了阿优尾巴摇地欢,极尽热情。而阿优似乎不冷不淡,既不厌烦也不断然拒绝,倒是显得顺从享受的样子。

——2016年1月22日,晚,地上有雪,月光朦胧

我不安静也不吵闹像这冬雪中停伫的一只小鸟只盼将至的春风送我一个温暖的梦

一月,元月
元为初始,第一次,最基本……
雪是元雪,阳为元阳
我就元我

“什么?”女子惊愕的抬起头来,两眼通红。

一个人在屋里闲坐读书,或许该燃着一瓣心香,看着袅袅的檀香被衣袂带起的微风卷散,带走满身的疲劳,一天的倦怠。在雪夜里,正适合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放空自己,就像整个世界在雪的覆盖下放空了所有的欲望和梦想。感觉发呆才是最能疗伤的解药,一个人在不刻意间摒弃了所有外界的干扰,在一种无欲无求的空间里,内心自然是澄澈干净的明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有人裹紧大衣走路上
眼泪结冰又化了化了

两个人情投意合,很快就坠入热恋中。

小时候,父亲总是将我扛在肩上,让我去摘挂在房上的冰挂。有时候,我也会跟小伙伴们去寻一个长长的竹竿,站在远处,将屋檐上的冰挂捣下,然后不惧寒冷地放在手心,看着它们在太阳下闪烁的光芒,看着它们在暖暖的手心里一点点融化。调皮的童年还总喜欢拿着长长的冰挂当武器,幻想着自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超级英雄,与小伙伴们在湿滑的泥土里拉开战场,决胜负在北风凛冽的树林下。

雪融在手心像天地安静的一个吻碎在手中的凉沁入心里的暖一切含苞的花都将在冰雪里绽放

她,随手丢给我,一窗子的阳光
不足三平米,窗台绿箩独享一份
我取最有温度一份
其余送她回去融雪

有时候做梦,会梦见一个阳光的大男孩,长得很高很高,比大树还高,高的脸上一片朦胧,看不清什么模样。

推开窗子,远处的田野里铺着厚厚的白雪,树梢上挂着洁白的羽毛,屋脊上或许是仙女散下的梨花吧,只是少了些芬芳,多了些干脆的凛冽。记得小时候,大雪过后的屋檐上总会挂满长长短短、晶莹剔透的冰挂。这些冰挂在太阳的照射下,如同《西游记》里的水晶宫,到处闪耀着光芒。心里总期盼着这雪融的慢些,好让我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推开窗子,依然能够看到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偏偏是她又是她
夜近时临了灯下

两个年轻人硬生生的被这样拆散。女友被全家人警告,不允许和冬林再来往。

一直喜欢下过雪的冬天,尤其是安静如素的雪夜。喜欢一个人在雪地里闲步,让雪花亲吻着自己的脸庞,听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仿佛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听到了心弦在安静的夜晚留下的余音。

昨天还在倾诉悲伤
今日声音就轻,静
万物底端
雪融默默

白衣女子没有回话,冲了出去。

有月的晚上,雪夜里的荒野就不会黑暗。映着天边的月光,白雪铺成了一条晶莹光亮的银毯。干净的空气中传来几声犬吠,有老翁披衣起身查看门户推门的声响。这夜实在是干净,干净得让人不忍去打破,就这样在北风卷起的雪花中,甘忍着孤独与寂寞,品尝着寂静与宁谧。

终于平静下来了,总还是要离开这个地方的,不能在这个串串店过一夜吧。

最近的几天都有些匆忙,少了份安静的心总是有点不知所措。大多数人或许会在过于安静的时候会心里发慌吧,我却在缺少安静的场合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应付,那种热闹对我来说甚至是一种恐慌。还好有了这一场雪,让我能暂得宁静,在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中认真地悲伤、天真地快乐,不用假扮是谁,也不必迎合谁的目光。

雪融直接崩溃了,悲伤一下子涌上心头,不顾一切哭出声响来。

最不能辜负的就是这大好的时光,去睡还早,夜还很长,不如披衣而起,在雪地上踩一串脚印,留一段美好的难忘。

【1】一个恋情的结束,意味着新恋情的开始

冬林家里更是积极,早早动手把婚房都布置好了,就等着选日子了。

但心里的期待没有变,等待依然执着。

“哦,美女,已经走了有一会了。”

冬林女友也是家里的独生子,姓氏比较少见,女友的父母希望孩子能把自己的姓氏继承下去。

直到串串店关门改行,始终也没有碰到所谓瘦高瘦高的男子。

这个时候串串、汤菜、火锅店里是最惬意的地方。

两个人以男女朋友称呼,雪融想搬到阿优哪里去,阿优死活不让,说等等,现在时机不合适,等再多些时间相互了解。

雪融有时甚至可以在床上店里待一天,从早上开门直到饭馆打烊。

白衣女子往身后一摸,坏了,包不见了,连忙转过身去,看看凳子下面,看看四周,左看右看,没了,包丢了。一身冷汗直流。

“哦,看起来很年轻,围着白色格子围巾,戴着眼镜,长得瘦高瘦高的,也是今天来就餐的。”

饭馆的服务员也只是往这边瞅了瞅,没有人上前来询问,发生了什么?

【4】终于等到

改了行的店又经营串串了。

一个瘦高个的男子,推门进来了。雪融心里一震,整个人顿时紧张起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着全身。雪融感觉到新的开始来了,应该是来了。

世界说大很大,说小很小,说巧更巧。

尽管用了很大力气,雪融尝试着去恋爱,可心里面总挥不去,那个瘦高瘦高男子的影子,尽管自己连影子都没有见过,一切都是幻想出来的,但就是摆脱不了。

新普京棋牌 1

冬林死活不同意,父母好说歹说,就是劝不动,只好无奈放弃。

等到雪融快走到饭馆时,男朋友发来信息,说有要紧事,不来了。既然已经来了,雪融只好自己一个人吃了。

【2】心里的影子

终于还是坐了下来,有些热,脱去白色羽绒服,里面是件白色的毛衣,看来生命中注定的颜色是白色。

白衣女子叫雪融,晚上本来约好了男朋友一起来吃串串。

付账时,冬林默默的付了帐,包括雪融的那份儿。

冬林和女友是大学同学,两个人在学校时并不是恋爱对象,工作后机缘巧合,两个人竟然认识了。

锅里的汤汁还在翻腾,白衣女子却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也不过白色的毛衣上,粘上了油腻的辣椒汤汁。

“一位男子?什么样的男子?”

冬林的父母一听就火了,不行,这个媳妇哪怕不要呢,也不弄这事,让人笑话。

平时阿优很少主动联系雪融,总是雪融每天问寒问暖,天天跟狗腿子一样,早请示晚汇报,半夜里还缠着阿优聊天。

正在解馋的关键时刻,手机响了,白衣女子开始是脸上带着微笑,嘴里嚼着东西,边吃边说话。渐渐表情有些凝重了,眼神里好像露出了悲伤。

穿越芦苇荡

这日,在父母的安排下,冬林和人见面去了。

账单早已打好,服务员这会到显得麻利利索。

冬林家里也是憋了满肚子的火,不行就不行,不行还不谈了呢,重新找个媳妇,还非在一棵树上吊死不成,这个赔本的生意,不做了。

锅里的汤翻滚着,白衣女子急切地翻转着锅里的菜,胃里已经迫不及待了,口里已经是浸满了食欲,是在等不住了,先捞起一根竹签,尝尝。蘸了料汁,立马送进嘴里,香气四溢,全身的细胞都在开心,太过瘾了。能吃了,于是大把的签字被捞起来。

这个姑娘确实很优秀,白皙的脸,匀称健康的身材,心态也很好,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显得有内涵,内心很强大的样子。

城市里颜色各异的灯光在不知疲倦的绽放,凛冽的寒风在这个城市的夜晚穿行,越来越猛烈,似乎要对抗灯光的骚动,但城市的人们似乎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寒风所打扰,车辆密集穿行在大街小巷,行人裹紧衣服,没有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自从这里改行后,雪融来的次数少了,但如果有机会也会过来。雪融一个人会在店外徘徊一阵,站上一站,然后怅然所失的离开。

【3】似乎再等待谁

“这会还在?”

见面地点在父母的同事家。临走那天父母告诉冬林,对方是一个处长家的姑娘,家里条件很好。而且认识这个姑娘的人都满口夸赞,很有教养,也知书达理。

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在城市的夜里。

婚姻是成功恋爱的果实,双方父母都很满意。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雪融一眼就看上了具有文艺气质的阿优,并且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阿优。而阿优对雪融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感觉也是淡淡地,只是觉得雪融长得还行,挺能说的。

姑娘的父母后来还托人来找冬林的父母,说自己愿意,让问问冬林的意思。

后来雪融念念不忘那个串串店里面的事情,总会想起那个长得瘦高瘦高的男子。

雪融成了这家串串店的常客,寻找不到的时候,有时等待也许是最好的方法。

一个年轻女子,突然当着众人的面这样的痛哭,肯定是发生了重大的事情。有的人说肯定是失恋了,如果家里有啥事,肯定着急走了,爬在这里哭,肯定是被人甩了。哎,这世道,骗钱骗物还有骗感情的。来,来,来,咱们继续,不过话说回来,感情这事不好分对错。

这天冬林心里烦闷,就去了这家常和女友一起来的串串店。

雪融站了起来,冬林不由自主的向着雪融走去。

进来的每一个高个子的男子似乎都像,似乎都不是。雪融大胆地盯上去,与每个进来的人进行目光的碰撞和交流,不躲避,不羞涩,直愣愣的碰撞上去。

冬林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

只是服务员忙的脸上好像都没有表情了,对进店的食客并不那么热情,白衣女子进来后连问了几个服务员,服务员顺手一指,又忙自己的事了。

一个人的时候,雪融经常会发呆,发呆时是就会幻想,幻想那个瘦高的男子白衣飘飘,翩翩然奔跑而来。

“哦,有一位男子结了账,并说不要声张。”

那个哭泣的女子,那个付账的瘦高男子。

又一个服务员来到白衣女子桌前,轻轻的喊:这位女士,嗨,美女,账有人给结了。

尽管串串店都已经关门改行了,可心里的念想总是在,总是没有死亡,依然生机勃勃。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任何事情都会有结局,不过是好是坏,是意外,都会画完一个故事的结构。

父母警告冬林一定要抓住机会,不要胡乱挑剔别人,多看看自己的不是。

咦!什么时候又改成串串店了?带着满腹的狐疑,带着一些兴奋和期待,雪融进了店。

新普京棋牌,服务员拿着账单不知所措,站了一阵,走了。

冬林也是刚刚失恋。

突如其来的一幕,引起了食客们的好奇,不约而同,眼光投向这里。大家只有看热闹的份儿,也没有人主动走上前来打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子走进了串串店。里面热气腾腾,喧闹热烈,锅中弥漫的热气,看什么都似乎蒙上了轻纱,人们脸上泛着红光,带着舒服的惬意。

瘦高瘦高的男子叫冬林,坐在雪融不远的地方,也是一个人。

串串店里的电话是一个陌生女人打的,对方没说自己是谁,只是说处于好心帮雪融,怕雪融陷得太深。对方说阿优同时结交了好几个女朋友,雪融只是其中一个,阿优患有严重的精神偏执症,雪融只是一个泄欲工具,趁早逃离,摆脱,再晚了怕要把自己赔进去。对方说,自己以一个母亲的尊严担保,没有一句虚假信息。

只是事不关己,人们看了一阵儿,又回过头去,继续着自己的热闹。

故事的结局似乎都一样,但故事的曲折却不一样。

在象牙塔里没有交集,走出学校却在社会这个大天地里相遇了,缘分真的很奇妙。

雪融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身边不乏追求者。可虚荣的心里似乎再容不下别人,满脑子,满心都是那个瘦高瘦高的男子。

失恋的伤口总会有人及时来填补抚平治愈。

冬林觉得自己配不上别人,就找借口早早的溜了。可姑娘却看上了冬林。

冬林也有些茫然,自己想要什么?在等待谁?心里烦乱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似乎是等的人还没有来,缘分没有到。那么好的姑娘,自己竟然看不上,真的中了邪了吗?

四目碰撞无声的火花在心里迸发,一种触电的感觉涌遍全身。

似乎还是熟悉的味道,只是里面的摆设,环境已经变了,老板也不是原来的老板,物是人非,过去永远回不去了。

白衣女子示意服务员结账。服务员已经等不及了,早已期待这一刻的来临。不吃,赶紧腾地儿,外面还有人等着呢。

手机也没了。哇一声!白衣女子又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失恋的人也许有心灵感应,冬林感受到了雪融的痛苦。

说到雪融的男朋友,也是一言难尽啊!两个人的恋情发展可谓一波三折。

自己的事还是自己解决,自己遇的难还需自己扛。

冬林遇到了刚刚失恋,被人抛弃,哭泣的雪融。从雪融的哭声中可以判断出来,肯定是被人抛弃了,失恋了,否则谁会哭得这么伤心,这么痛彻心扉。

后来雪融到处宣称阿优是自己的男朋友,似乎恰好这段时间是空档期,阿优身边也没有别的女生来追,于是雪融顺利填补了这个空隙。

不知什么时候飘下了雪花,两个人迎着雪,走着,去哪儿?谁也不知道,但就是幸福开心的走着。

雪融很生自己的气,难道要毁在这个人身上吗?

雪融紧紧着盯着门口,也许是最后一次,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总有些不甘不舍。

雪融依旧傻傻的,天真的,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

到了最后关头,女友家里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条件,将来的孩子必须跟女方的姓氏。

而阿优似乎一个星期只召唤雪融一次,每次喊来雪融,第一件事先是疯狂的释放自己,把雪融直接按倒在床。每次事完后,阿优就变得跟陌生人一样,开始冷淡,不愿意说话了。

女友的父母也是毫不让步,并说这是必须答应的条件,否则一切都免谈。

被父母硬生生拆散恋情的冬林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

故事才刚刚开始。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伤心串串馆的邂逅【新普京棋牌】

关键词:

澳门新葡亰app小年你好,诗和远方

幽深波折狭长像横在额上正看隐约哟嗬枝状低低的天花板压下来感应灯倏然光亮却昏黄像在人类陈旧的地点一定着黄...

详细>>

大漠原创双彩条件,赞太谷二中校园科技文化体

台下欢声笑语, 六胆 码合 ☞ 大漠原创双彩四胆 六码等于二三或者做胆 台上莺歌燕舞。 001期:034578开326中中 体彩 ...

详细>>

卜算子·长相思

花开叶落几时 水柳岸雨纷繁 琵琶声断月影人去星寒料峭心意有一遍 梦里语夜未眠长路徘徊泪有几多愁 版权文章,未...

详细>>

题袁志强先生摄影,黄昏的边上

漫步在黄昏的边上轻缓的脚步一个默默踱着步的身影在横斜的光里拉长拉长又缩短亦似生命的河岸 其一 曾想寄几行诗...

详细>>